丑僧下山
作者:管理员 2016-3-22
 

丑僧下山

/姒人庾

    这一年,小豆子年满十二岁,与其他僧人不一样的是,他从未烫过戒疤。

    佛堂里,佛音缭绕,木鱼声绵延不绝,一老一少的身影沉寂在佛像前。

    “师父,我想下山看看。”小豆子抬了抬眼,偷瞄着方丈的表情。

    方丈敲打着木鱼的手仍未停,缓缓说道,“你年少,总归是得出去看一看,出行的包裹为师早已为你备好。你想寻求的答案,正处东南方向。”

    背着方丈早已备好的包裹,小豆子欢脱地一路奔下了山,仿佛是逃离了这个世界最大的牢笼。

说起小豆子,那是一个简单的故事。幼时被抛弃在寺庙前,老方丈宅心仁厚,便收养了他。国运不济,战事纷扰,造就了小豆子,也造就了成千上万个小豆子。

    小豆子长得丑,幼时被来犯的山贼用矛刮花了脸。刚下山,路人就纷纷避之而行。他感觉自己像瘟疫般,只能心中反复默念着“色不异空,空不异色,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,受想行识,亦复如是……

    小豆子此行唯一的目的就是想找到自己的亲人,在世见人,逝世跪坟。师父说他想寻求的处在东南方,这样说来,难道自己的亲人在东南方向吗?

    他一路往东南,边化缘边朝着答案前行。一路上遇见的尽是些从东南方走来的难民,凭借着师父教过的皮毛医术,小豆子这个人人敬而远之的僧人,竟然也获得了一些赞许。

    可是依旧没有他亲人的消息。他只有一枚残破的玉,是他与亲人之间最紧密,也是唯一的联系。

    这一天夜晚,他照常打坐念经,出行已有三月之久,头顶长出了密密麻麻的头发,呼之欲出。远处传来孩童急切的呼喊声,“小豆子师父,快来呀!”

    小豆子赶紧跑了过去,原来是难民里的一个孕妇要临盆了,找不到接生婆,只好喊小豆子过来应应急。

    这可怎么办?他从未做过这样的事情,也不知从何下手。脑子飞速运转,竟然搜索不到任何有用的信息。一瞬间,他觉得有些愧疚,如果能跟师父多学一些,此时定能手到擒来,没有任何的慌张。

    手忙脚乱的指挥着,孩子是生下来了,可是此后孕妇因体力不支一口气没喘上来,竟就这样没了。

    那一晚,小豆子做了一个梦,他梦见了师父。师父身在云里,如梦似幻。他跪倒在师父面前,泣不成声,满心的自责与内疚,仿佛是自己一手造就了婴儿从小失亲。

    方丈仍是一脸的慈祥面孔,对他说道,“人生如梦随风散,聚散、喜忧皆是缘。如今世道不平,百姓疾苦,世人皆为亲,可为而不可说。”

    轰——

忽如其来的一阵惊雷将他震醒,紧接着就是一场暴风雨。他与难民们窝在山洞里,借着星星火光端详起那块残破的玉。旁边一老者凑到他的面前,“小师父,你我真是有缘,这玉啊,我也有一块。”

原来早在多年前,东南地区的宋城刮起了一阵买玉风。家家户户皆有,原是一假道士,借着弘扬道法,开售此玉假佑世人。

宋城!

小豆子不顾这狂风暴雨,毅然跑出了山洞,总算是寻得了这样一个准确的信息。

老者在小豆子的身后喊道,“小师父,哎!那里早已人去楼空,一片狼藉喽!去不得呀!”

雷声掩盖了这声音,只瞅见小豆子的身影渐渐消失在黑夜中。

不知是跑了多久,难民越来越多,他前行的脚步逐渐放慢,他眼见着受难的人在他面前倒下,眼见着这些人受着疾病的苦,受着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战争苦。他上山采草药越来越频繁了,站在山顶看向不远处的宋城。烽火狼烟,那些护卫国家的勇士在奋力拼搏,浴血奋战。或许他们的亲人早已在战乱中死去,他们含着泪忍着痛保卫他们身后的这群人。

而自己呢,为了一己私欲,心中却永远向往着可望不可及的宋城。

宋城在何方,在心里,在心底。正如师父所言,世人皆为亲啊。

他怎能忍心眼看着这些受难的世人,死于这关乎国家存亡的危难之刻呢。

山顶的风景一处独好,微风拂面。他摸了摸自己早已长出头发的光头,终于明白了师父为什么不愿为他烫一点戒疤。

第一疤为清心,这十几年来,他心里满满当当地装载着自己的亲人,不知何为大爱。他想着有一天下山去,去寻去找。

他从怀中摸出那块破玉,几乎是含着泪狠狠地将它砸向了远方。他背着背篓,狂奔下了山,有好几次都差点翻滚了下去。

人们都道他疯了。

只有他自己知道,他已经豁然开朗,找到了师父口中这东南方向的答案。

数月后,小豆子满身狼狈地回到了寺里,方丈依旧在佛堂不紧不慢的敲着木鱼,仿佛在等待着他满载而归。而这里不再是一片禁心的牢笼,在他眼中这是一片净化人心的圣地。

小豆子再次剃光了所有的头发,方丈第一次在他的头顶烫上了一枚清心疤。

此后,他潜心学习医术,广施善心,扩大庙宇,用来收容那些因战争而四处逃难的“亲人”。

他还是个丑僧吗?不,他是人世间最美的僧人。

编辑:古净

点击:1492 来源:本站
相关新闻链接
暂无相关联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