哥,头朝下还好吗
作者:管理员 2016-3-22
 

哥,头朝下还好吗

/段立欣

1

我哥大我两岁,打小装老大让我服他。我确实挺佩服他的。

佩服他是因为他天天爬树掏鸟蛋,考试还能拿100分;他用一个铁罐头盒装上煤摇一摇,就能烤出喷香的土豆;他做的弹弓绝对是指哪儿打哪儿;他可以赢回一书包玻璃弹珠和纸牌……

最让我佩服的是,他敢把点燃的火柴用舌头卷到嘴里去,这让年幼的我一直百思不得其解。老爸说我的性格不随他和我妈,随我哥,死倔,就像我佩服哥,嘴上却从来不说一样。每次和哥出去玩,我总是累得脸红脖子粗的也非要跑在哥前头,表示我领导他了。有一次就是这样只顾跑不看路,我险些掉进井里。多亏老哥眼疾手快,一把拽住我的衣领子。

当时我那个自豪,觉得我哥就是英雄。

我跑步的本领就这样练出来了,在学校运动会上常拿第一,领到的塑料尺子和自动铅笔,却常被他抢走。

2

上小学时我俩是冤家,老爸说,我是水命,哥是火命,天生相克。刚开始我俩打架时,我妈还来劝,到后来我俩从卧室打到厨房,老妈擀着面条,面不改色地问:来得正好,今儿晚上想吃羊肉面还是牛肉面?

哥经常挨打,他一个人犯错的时候挨打,我们两个人都犯错的时候,老爸说:你是哥,你大,就知道带妹妹疯。我每次都装可怜卖乖求饶,挨打的还是他。

于是我哥开始报复:剪断我的皮筋,我告状,他挨一顿骂;带我爬房顶,把我扔在墙头不管,我回来摔破了膝盖,他挨了一顿打;晚上趁我睡着,他拧开钢笔,捏着后面的塑料管,一滴一滴往我脸上挤墨水,我一顿哭,哥又受了皮肉之苦。

然后他接着报复,更法西斯。趁我睡着,把姥姥的止痛片塞到我嘴里。睡得正香的我被这极苦的大白药片惊醒,刚要开哭,却被他捂住了嘴,他威胁说:敢哭,一哭你就中毒死了!

后来我还是哭了,哭得声嘶力竭,他也免不了挨一顿暴打。

我们的怨越结越深。

3

战争结束是在我哥五年级的时候,那天他提前放学回家,把门反锁了,不让我进去。我把走廊里的一把椅子拉来站上去,隔着门上的玻璃窗朝他挥拳头!看着里面抱着半个西瓜啃得欢的哥,我的倔脾气也上来了,握紧拳头朝玻璃窗狠砸过去!的一下,我的手没事,玻璃裂开了长长的几道缝儿,我俩都不动了。

因为这件事,我们休战了,商量着怎么不让爸妈发现。后来,我们决定用一张明星画贴上去挡着。我贡献出我当时最崇拜的明星郭富城的海报。老爸老妈下班后还真没发现玻璃的事,我们松了一口气,乖乖写作业去了。

直到过年前收拾房子,老妈拿下郭富城准备擦玻璃时才发现:这玻璃什么时候破的?我和哥一个帮忙拿着干抹布,一个帮忙拿着湿抹布,歪着头,露出单纯无辜的表情。

从那以后,我们再也不打架了。

4

我上初一时,我哥上初三。一幢教学楼,我在三楼,他在一楼。那时他已经是学校有名的打架大户,同时又是升学保送名单中的第一名。

一天上晚自习时,不知道哪来的几个小混混在楼下大喊:贝蓓,上什么课,玩去呀……”我在三楼根本没听见,老哥在一楼立刻被点爆了,拿起教室后面一把破椅子往墙上一摔,提着一个凳子腿就追了出去。据说满走廊都听见老哥在喊:你有本事站那儿别动,看老子不打你……”

估计那镜头有点像电影里的男主角超酷亮相,可惜我没看到。

等他出去,那几个坏小子早被保安清出去了,他一肚子火没处撒,直奔三楼来找我。我们班的老师还在前面坐着呢,哥推门就说:贝蓓,你给我出来!

我傻了,等缓过神后,我提着书包跟在他屁股后头,竟然有点开心。

其实那次完全是一个误会,那几个混混找的是其他班一个叫贝蓓的女生,同名罢了。

老哥知道自己有些鲁莽,当着我的面,脸上过不去,还自我解嘲:我知道不是你,找和我老妹同名的人就是找打!

真能忽悠。

不过打那以后,学校再没人敢惹我倒是真的。

5

再后来我和我哥都长大了,他不再淘气,读高三时紧张地复习,上大学还找了女朋友,第一次打工挣钱给我买了一双旅游鞋,可惜小了两个码,他可能还把我当小女孩吧。他的性格越来越像老爸了,温温和和的,可能火气都在小时候撒没了。

一年前,哥和嫂子都飞到英国上学去了,每次发邮件他都坚持要我用英文写,因为他想让我也去那里读书。可我不喜欢老外,我写信告诉哥,那次考雅思,是我第一次和外国人说话,紧张得要命。我勉强朝那个外国考官笑了三次,他理都不理我,我就更紧张了。所以没考好,我决定不去了。他在电话里像老爸一样叹口气说:算了,随你。

其实我挺想哥的,一年没见了,也不知道他在那边过头朝下的日子习惯吗?会不会在失重的时候想起我?

那就写一篇作文《我的哥哥》寄给他吧。

郁闷,还得译成英文。

点击:1507 来源:本站
相关新闻链接
暂无相关联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