墙 洞 储 蓄 所
作者:管理员 2012-5-4

 /杨老黑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一

我小时候住在牛屎凹。

牛屎凹的庄户人家那时住的都是黄泥土坯房。住这样房屋的人自然不富裕,能吃饱肚子就不错了,更不用说有钱了。

大人们见钱都稀罕,小孩子见了钱更如宝贝,只有过年时才能从长辈和客人那儿得几个压岁钱,也就是几个钢镚儿,但往往在手里还没悟热就被父母收走了。所以那时候我们都想点子对付父母,得了钱赶快藏起来,让父母找不到,他们也就拿你没办法了。

有一年过年我得了九枚钢镚儿,这在当时可算一笔巨款了,起码可以买三盒蜡笔、两盒摔炮、一个两色圆珠笔,外和几袋芝麻棍子糖。为了保护这笔财富,我真是煞费了一番苦心呢。放在口袋里自然不成的,父母首先翻的是口袋。藏在帽子里也不成,藏在帽子里容易掉。藏在书包里也不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成,我们那时的书包都很简单,就是用一条粗布毛巾对折缝合而成的布袋子,钢镚儿极容易跳出袋口溜走。掖在枕头底下也不成,父母会在你外出玩耍时搜出来。

藏在哪儿呢?

我躺在床上还在想这件事。

这时我忽然发现了一个绝妙的好地方,那就是墙洞。黄土泥坯堆的屋墙,墙洞有的是,大大小小,坑坑点点,赛似麻老爷的面孔。即使父母明知道我把钱藏在了墙洞里,那密密麻麻的墙洞他们也无法一个个找遍,况且,许多墙洞外还挂满了各式各样的蜘蛛网,宛若一道道天然屏障把墙洞遮个严严实实。父母就是使出浑身解数也很难把财宝挖出来。

很快地,我在靠床头的土墙上找到了一合适的墙洞,这个墙洞大小刚刚能伸进我的手,并且墙洞内又自然的拐个弯儿,大人的手伸不进去,弟妹们的手能伸进去,但不知道拐弯儿,也很难发现藏的东西。这个墙洞好像是专门为我留下的,真是再好也没了。我趁家里没有人时,偷偷掏出钱来,受不释手地数了一遍又一遍,直到过足了钱瘾,才把九枚钢镚儿一枚枚放进墙洞拐弯后的底部。放好钱后,又四处瞧瞧,生怕被别人看到了,当我确信没有别人盯着我时才放心,最后又在墙洞外罩一个破草帽。这样做既是防止被人发现,也是做个记号,省得时间长了,连我自己也找不到藏钱的墙洞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月余后,寒假结束了,村里的小学开学了,学校门前经常有一些担挑摇鼓的小货郎赶来叫卖。看着伙伴们踊跃购买小货郎挑子上花花绿绿的东西,我的手也痒起来。当天放学回家,就迫不及待地想把钱取出来,大白天里又怕父母看到,只好耐心地等到夜深人静父母兄弟都睡着了时,才披衣而起,端着煤油灯悄悄挪走破草帽,把手伸进墙洞去取钱。我的手刚朝墙洞伸的一刹那,心里禁不住怦怦跳起来,真担心钢镚儿不翼两飞了。直到手尖触到硬邦邦的钢镚儿,心里才踏。

一枚、二枚、三枚、四枚……九枚,一枚不少,整整九毛钱摊在我的手心里。

镚儿在灯光的照射下闪闪发亮,给我带来许多幻想。我看到那一枚枚钢镚儿变成了一大堆花花绿绿的玩意儿——什么蜡笔、砸火炮、双色圆珠笔等等。我将这些东西装在口袋里,故意一半露出口袋,眼馋得小伙伴们像巴儿狗跟在他屁股后头直打转。这时,我把一半的东西分给结实、牢棒、稳当,还有其他的小伙伴,但条件是他们要听他的指挥。最后我将最值钱的双色圆珠笔悄悄送给巧云,她答应给我一起玩,在人们看不见的地方,还让我拉她的手。

    我正沉浸在美妙的遐想中,忽然听到一个尖细的声音:“利息,利息,你的利息。”

    我吓了一跳,四处看看,什么也没有。

    我想,恐怕是风吧。

    我赶紧收起钢镚儿,准备上床睡觉。

那声音又响起来:“杨老黑,杨老黑,利息,利息,你不要利息啦!”

    这决不是风了,并且声音分明是在叫我。我四处瞅瞅,墙上除了自己的影子,什么也没有,而那声音还在叫。

    我浑身开始哆嗦,小肚子发紧,直想撒尿,要喊人了。

    而那声音说:“另喊人,别喊人,喊人你的钱就完了。”

    是啊,我一喊叫,把父母惊醒,不等于不打自招吗,我费了偌大的心机藏的钱也不就完了吗?我豁出去,抓起一根棍子壮胆,小声喝道:“鬼妖精,你在哪儿,有胆到明处来!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妖精,我在墙洞里。”

    原来声音是从墙洞发出的。

    我将钱装进口袋里,用木棍拨开破草帽,墙洞里蹲着一只小老鼠,原来是这家伙在作怪。我提到嗓子眼的心一下子落了地,顿时气不打一处来,拎起棍子就要朝墙里捅,决意要把这家伙的脑袋砸扁。

     我的棍子还没落下,尖细的声音又叫道:“慢着,慢着,你这不知好歹的家伙,人家帮你看护钱财,你反下毒手,太不仗义了。”

     是啊,这话有理。我犹豫了一下,将举起的棍子停在半空。可又一想,不对啊,真是这只老鼠在说话吗?

     我把棍子放下来,问老鼠道:“是你在说话吗?”

     “不是我,还有谁。”老鼠生气道。

     “可你刚才说的利息是怎么回事呀?”

     老鼠笑道:“你这傻小子,这都不懂,你将钱存在了我的钱庄里,自然要有利生啦。”

     “钱庄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哎!”老鼠叹息道,“这么说罢,钱庄就是现在的储蓄所,你爹把钱存在储蓄所里,取钱时不是多出一部分吗,那就是利息。”

    这下我明白了。我跟爹一起到储蓄所里取过钱,现在还记得爹看到拿到手的钱比存的时候多了的高兴劲儿。不过,爹那时不把那多出来的钱叫利息,而是叫生小钱。

    我问老鼠:“我有多少利息?”

    小老鼠说:“让我算一算。”

    小老鼠拿出一个桃树核大小的小算盘,两只前爪在算盘上一阵噼里啪啦,说道:“存期一个月,月息三厘,刚好一毛。”说着就从墙洞里拿出一个钢镚儿放到我手心里。

我不相信这是真的,拿到一毛的钢后,认真查看一番,确认是一个货真价实的钢镚儿,顿时对老鼠产生了好感。

    我将油灯靠近墙洞,细细将它打量了一番。只见它个头特大,黑毛白须,最奇的是它两只眼睛周围长了两圈白毛,加上他那尖尖的嘴巴,滑稽的表情,极像古时候钱庄里的帐房先生,因此,我就称他为帐房先生。

   我困了,我和帐房先生告别。帐房先生说:“欢迎再来存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三

第二天,我用取出的钱中的一半买了许多小玩意儿。当我把小玩意地分给小伙伴们,小伙伴们答应决不泄密时,我将墙洞储蓄所的秘密告诉了他们。小伙伴们听了都很兴奋,纷纷掏出自己的零花钱,请我帮他们来存。

这样我和帐房先生的交往越来越多了。后来我终于明白,储蓄所不仅可存钱,而且还可以借钱,这正解决了我和小伙伴们眼下所遇到的难题。原来,我和小伙伴们早就向往着逛一趟县城,县城离我们牛屎凹五十里,来回光车票就要好几块钱。这对我们来说真是一个天文数字。不知帐房先生愿不愿意帮助我们。

我将心事告知帐房先生。帐房先生爽快的答应了,但要求我们必须两个月内连本带息还清。

我、结实、牢棒、稳当、巧云终于实现了逛一逛县城的愿望。

县城里果然热闹,不仅川流不息的人群像逢大会,而且各样稀奇古怪的玩意儿简直令人眼花缭乱,但给我印象最深的却是城门口看到的一个戏法表演。

    耍戏法的是一位须眉皆白的老翁,老翁的伙伴和道具只是一狗一鼠一锣而已,但表演十分精彩。老翁的戏法中有一个绝活叫“小老鼠算账”。老翁将观众扔给他的钱,多是些钢镚儿拾起来放在草帽里,从袖筒里喊出一个浑身清灰的小老鼠,请它给算一算草帽里头的钱数。小老鼠坐在帽沿上,胸前放一个桃核大小的小算盘,一只爪子啪嗒啪嗒数草帽里的钢镚儿,一只爪子噼哩啪啦拨动算盘珠,数来数去,草帽里的钢镚儿正好是九枚。小老鼠算好了账却不愿回袖筒去,而是跳下帽沿朝观众走来,伸出爪子来向观众乞讨。这时老翁说:“小老鼠要凑够个整数才肯回去呢。”大伙十分好奇,就有人投给他一枚铜镚儿,小老鼠又噼哩啪啦数一阵,这下够十个钱了,也就是一块钱,算是个整数了,老鼠满意地向大伙作个揖,高高兴兴地回到袖筒里去了。老者接着耍戏法,过一会又让小老鼠以来数钱,小老鼠这次数来数去是八枚铜镚儿,直到有人没给他两枚铜镚,小老鼠才肯下场,这样老翁才能接着表演其它的戏法。

    老翁的表演令我和小伙伴们大开眼见,尤其是小老鼠的精彩表演令我们终生难忘。

    转眼两个月过去了,我和伙伴们早将借钱的事忘了个一干二净,但帐房先生却找上门来了。

    我们一时实在弄不到这笔“巨款”,于是就想赖账。

    帐房先生一回回催我们,我们不但不还钱,而且还拿老鼠夹子吓唬他。

帐房先生气得浑身发抖,咬牙切齿地骂我们全是泼皮二赖子。后来实在气急了,便决定向一鞭子告状。

    这下我们全慌了。

一鞭子是我村辈份最长的长辈,为人正直,铁面无私,善于为人排忧解难,路见不平拔刀相助,尤其看不惯父母对小秧秧们的溺爱。一鞭子主张棒头出孝子,把小秧秧们看做小树,不理不成材。而且为此专门请皮匠做了一根软牛皮的鞭子,遇到哪个小秧秧不走正道干了龌龊事,就当众扒开屁股蛋给他一鞭子。虽说这鞭子是经过特殊工艺制作的,打起来不伤皮肉不伤筋骨,但那当众扒开屁股蛋子的滋味实在令小秧秧们望而生畏,况且一鞭子还兼任我们学校的校长,尽管他大字不识一斗,但我们学校的老师学生没有一个不尊敬他的。

我们当然不愿挨鞭子。

我们不得不绞尽脑汁想点子凑钱。

别的办法都行不通,唯一的办法是割马草。离我们牛屎凹二里路有个军马场,每天收购大量新鲜青草,十筐青草一毛钱。

我和结实、稳当、牢棒、还有巧云说定了,放学后每天每人割两筐青草,大家谁也不能偷懒。一连几天干下去,我们手里便有了八枚钢镚儿。

割青草又累又渴,大老远看见军马场门口卖冰棒的小货郎,嘴里就流酸水。但大伙忍住了,大伙掬一捧河水洗洗脸又干起来。大伙就像城门口算账的小老鼠一样,把卖青草的钢镚儿一枚一枚攒起来,等攒到一个整数时,便去还给帐房先生,这样我们整整干了一个多月,终于把借款连本带息还清了。

从此,我们也得到了帐房先生的信任,以后我们急着用钱时就求助帐房先生,好借好还。还替帐房先生拉存款,彼此完全成了铁打之交的好伙伴。

再以后,我进城上了中学、大学。这期间的一切学杂费用生活开支都是从账房先生那儿借来的,直到我大学毕业工作三年后,才将我的所有借款还清。

一晃十年过去了,我早已拥有了自己的三室一厅和私家轿车,但却时常想念故乡的那座老屋。

不知帐房先生还健在否。祝他生意兴隆,万事如意!

点击:4965 来源:第一辑
相关新闻链接
暂无相关联新闻
新闻评论
我要评论
评论者: *
验证码: * 点击切换验证码